再び彼の目に出会いました…やっぱり綺麗でした。 揺れ動く暗い世界よりも、きっときれいになるはずです。

  乔贤给小伊的新年礼物是一枚金色的蝴蝶发卡。她在橱窗前路过的时候趴在玻璃上看了很久后默默走掉了,他记了下来。第二天他请了几分钟假,出了打工的便利店直奔那个橱窗,原来是这个城市最有名的首饰店之一。他盯着印着价格的标签看了很久,和小伊趴在窗上看的时间一样久。柜台上的店员敲了敲封着发卡的玻璃柜:“客人您决定好了吗?这是我们这个月上新的产品,卖得很不错!”他滞涩地笑笑,鼓足了勇气问能不能帮我留一个星期,我一定会来买下它,我,我的女朋友快要过生日了。玻璃柜里的蝴蝶静静地看着他,金色的翅膀一动不动。店员看了他一会儿,好的,她拍拍他的肩膀,我帮你留着,你记得一定要来。

  

  五天之后便利店结了月薪...

叶小未成阴

诗杏正欲解释学子们疑问颇多的一句诗文,持着的书简徐徐展开,三响敲门声忽地传来。他起身去开,看清少主一张低眉敛目的脸,额角生着细汗,双臂微抖,空着手踌躇不前。她揉皱了衣裙,他顺着看下去,几道褶子已悄然漫上。诗杏晃了神。他啪地一声收起书简,动作利落干净,惹得纷纷探头的学子们吃了一惊,这响声好似沉默的威胁,于是只好乖乖将好奇心收了去。


小杏,对不起,愧意与紧张从她的话音里倾泻出来,晨间安排了训练,我不得不去,现在已这么晚了……学生抱歉,但请责罚。他见不得她这副情态,脸上腾地烧起来,低咳三声作罢。诗杏向袖里摸索了一阵,取出一条绣着银杏叶的帕子来,轻轻替她拭了汗,为师并未怪罪于你,无碍,入座吧。......

静夜良宵

乔贤推门已近丑时,书房里亮堂堂,烛火明晃晃地点着。少主趴在书桌上,面前堆着尚未批完的文书——或许不该叨扰,他犹豫了,端着一碗米线在门口踌躇半晌。许是开关门的声音惊动了正小憩着的人,她抬起头,泛着倦气的眼迷蒙着,半睁半闭。你来啦,她身子向内侧了侧,让出长椅的另一端,坐我旁边吧。


米线腾出的热气熏蒸着眼睛,令他觉得有些晕。乔贤将文书之类列作一堆,碗筷和码着小酥肉的瓷碟整齐地摆好。吃吧,他将声音放得很低,知道你必是熬夜了,我特地去厨房煮了碗米线来,莫放凉了。少主盯着他的绿眸,涣散的视线慢慢聚焦,谢谢,你有心了,她终于报之一笑。


少主执箸夹起一筷,出汤的米线白得晶莹,近乎透明。丝丝缕缕的热......

残宵逢梦

北琊,北琊。他听到少主在喊他,很少有地没叫那个近乎羞耻的爱称,稳重地叫出来全名,这令他心头一滞。他道自己必定是着了道了,竟然对着这两声呼唤起了非分之想。他只告诉自己这样不行——少主分明在找他,落在耳中自然染上了几丝急迫。或许依赖也占了一席,要与信任一并攻城略地,将他心湖搅得越乱越好。



北琊,她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,北琊觉得一阵脸红心热,别喊了,别喊了。他冲进去。少主朝他招手,她面容明艳,脸色酡红。酒器倒了,酒不断地淌,淌得横七竖八的水痕漫上布料,她衣袖、胸前一片深色。他一下子绷紧了,像上阵时带着的那杆旗枪。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就那样呆了许久,直到他听见水声从舌尖慢慢过渡到喉咙,顺着食道流下去,消......

何况到如今

少主还是怀念在学院里的生活,虽然她仍然每日准时造访,随心走动的时间却不多。更多时候她只是站在门外,听诗老师讲论语,再听听学子们的朗读声——冰糖葫芦和青团在传纸条,用书册挡得很好,可是逃不过早已熟捻此法的少主的眼睛;孔岱虞和孔孝瑜藏在课桌底下的手牵在一起,两兄弟还是这么亲密无间;乔贤坐在第一张座位上,脊背挺得笔直,他可能真的会连着认真听诗杏讲八节课;元汲……哦哦,她想起来了,元汲算是个助教,诗杏忙时他偶尔代课一阵子,只不过瞒着他将蹴鞠双陆打雀牌都教尽了,还忽悠他们别说出去。看他托着下巴郑重其事的神情,倒像是真的在想些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
大多数时候她淡淡地站满十分钟,并不多做停......

梦至我身


侯御一个翻身压了上来,少主推了一下,他抱的死紧,怎么推也没能推开。她干脆便放手,双臂环上他的腰。耳饰的绒毛时不时扫过眼睛,她的视野里一半是白绒,一半是他的红发。湿漉漉的,挂着水,流到床单上,还有些顺着脸颊淌进领口。



“你又受伤了。”她很笃定



侯御不否认,再怎么毛躁也意识到她必定是生气了,向来顺应的己心动摇不定。他决定顺着她的话来,哄海米般哄着她,“已经处理好了。”



他坐起来,掀起锦红色的衣袖,指着那处缠着绷带的地方努了努嘴。


“啧,今天倒是让那些没本事的得逞一回——哎哎哎别动!”



少主不说话,她也起身,轻巧地解开绷带上的结,再猛地抽开。白色散落在床,还有些孤零...

关于剪头发

——all荧,此篇包含空,行秋,重云

——可磕可代🌟ooc算我的

  

  

1.空

  

“哥哥,头发堆在脖子后面,好痒。”

  

少女小声嘟囔,指了指略长的发,扯住一旁金发少年的衣袖。

  

“我带你去理发店……”之类的话在心里兜兜转转,空思来想去还是压下了话头。他抚摸着妹妹的发顶,“我来剪吧。”

  

荧报以浅浅的一笑:“谢谢哥哥。”

  

兄长的动作总是很温柔的。

  

空慢条斯理地捧起荧金色的发,一个暑假过去长了不少,开学军训的时候洗起来又会觉得麻烦吧。唔,好顺。

  

“哥哥,不要剪的太短嘛。”

  

荧一贯爱撒娇。兄长的手朝着空气比对着,...

  写个,因为底图实在是太好看啦。

1 / 7

© 沉阳遇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